DAMN

深陷赤安沼(♡´ ³`)♡♡♡
頹廢廢物一枚

文筆掉進黑洞裡 ← 超、級、雷
非常的低產

感謝愛心和關注ε=ヽ(♡´∀`)ノ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tontakko

[赤安] Like a Fool

※短打試個水溫
※同居日常
※笨蛋赤井注意
※遲到的愚人節快樂w

「零,我想我可能得了絕症了」赤井坐在客廳悠哉的擦拭著瞄準鏡,一本正經的說出
「哈?」降谷聽到這話差點讓刀子切到自己的手指,在說什麼啊?明明昨晚還那麼精力旺盛的不是嗎?
「咳...咳...零......救...我...咳咳」降谷轉過頭瞥了一眼赤井,之後又繼續煮味噌湯
「不準亂玩食物!還有如果你不把地上的蕃茄醬清乾淨就不准吃午餐!」
「沒被騙到嗎.......」赤井嘴上雖這麼說,但不論是語氣還是表情都毫無一絲失望,反而嘴角微微上揚,緩緩的走到廚房,繞到降谷身後準備環抱他
「你把我當幾歲了?FBI,這是連三歲小孩都知道的把戲」降谷彷彿背後長了眼睛一般,早就預測到了赤井的舉動,他把手中的湯勺向後揮,阻擋了赤井,湯勺正好停在赤井的鼻頭前2公分處
「好了,來吃飯吧」

「零,這些食物應該沒有加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吧?」赤井仔細盯著桌上那豐盛的菜餚,試圖找出端倪,畢竟他可不想在接下來的休假日都跟廁所親熱
「你以為我會使用這三百年前的花招嗎?我可不是你啊,FBI」降谷喝了一口味噌湯,向赤井投射出輕蔑的眼光,伸手夾了一塊馬鈴薯送進嘴裡,津津有味的吃著,以行動證明食物的安全
「但是啊,我剛剛說的可是真的,我得到了一個名為零缺乏症候群的重病,只要一天沒有見到零,我就會全身不舒服;只要一天沒有抱到零,我就會上吐下瀉;只要一天沒有親到零,我的身體器官就會開始衰竭,之後我會因為這個病死去」
「給我專心吃飯!」降谷臉上浮出淡淡紅暈,他又夾了一塊馬鈴薯放入口中
「遵命」對於自家戀人害羞的表情,赤井覺得真是再可愛不過了,所以總是照三餐的調弄降谷,有時過頭還會換來一顆拳頭,不過很值得

「赤井,我有件事要跟你說...」午飯吃到一半,降谷突然放下碗筷,若有所思的凝視赤井
「嗯?」赤井扒了一口飯,送進口中,當他抬起頭看向降谷,手中的筷子掉到地上,他幾乎不曾見到降谷這麼扭捏的樣子,發覺事情不對勁,咀嚼的速度也跟著變慢
「其實我......」降谷欲言又止,似乎在猶豫該如何措辭,之後他從身後拿出一根長條物,上面還有兩條紅槓
「咳...你......」赤井看到降谷手上拿的驗孕棒,差點就把嘴裡的食物全噴到自家戀人臉上
「去做產檢了嗎?有哪裡不舒服嗎?幾個月了?」赤井將腦中想到的事直接一股腦兒的問著降谷,完全不加思索,問題有如連環炮劈歷啪啦的接連不斷

突然他靜默下來,認真打量著降谷,面部表情跟平常比起來只有細微的變化,一般人是察覺不出的,但是降谷總是能看出赤井心中真正的想法, 他極力想掩飾自己的情緒
「我會對你負責的」赤井沉默了半晌,最終給了降谷這個答案,橄欖綠的雙眸透出了堅毅,看來他是當真了
「噗嗤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這是什麼回答啊?」降谷從剛剛就一直在憋笑,看著赤井認真的思考答案,都快憋出內傷了,結果答案居然是連續劇老套到不能再老套的臺詞,這下讓降谷笑到快岔氣,久久無法停下
「我說你啊,你是傻了嗎?堂堂一個FBI王牌先生怎麼會上這種當呢?」降谷在笑聲中努力擠出這段話來
「那還真是要怪某人呢,因為我還真是無可救藥的愛上你了,就像個傻子一樣」赤井饒富興味的勾起了嘴角
「你...」降谷的臉頰染上了緋紅,可惡,居然被他反將一軍,虧這傢伙還真是完全不害臊呢,雖然有點不服氣,但心頭的溫暖化開,蔓延到全身
「唉,看來我明年得要想更好的惡作劇呢 」
「喔?我可是很期待呢」

他們兩人都漾起了笑容,這頓飯滿溢著幸福

後記:

其實我原本想發假連結騙大家上車,但後來考慮到我的生命安全,於是就打消念頭了(汗,希望大家看這篇看得開心,笨蛋情侶今日依舊照常發揮,赤安兩人不管怎樣都超可愛的(〃⊃ω⊂〃),所以今後也會寫出滿滿的甜膩赤安,就請大家多多指教了!m(__)m
嘛雖然愚人節已經過了,但是因為我有點忙也太懶惰(? 所以拖了滿久的,但還是愚人節快樂ヾ(*´∀`*)ノ

題外話:其實我想看琴酒愚人節被砸派_(:3 」∠)_

[維勇]Reckless Adventures 02

ฅ♥ฅ半為這個美好的世界獻上祝福paro,其實也只有那麼一點XD
ฅ腦洞產物
ฅOOC有
ฅ白色情人節快樂

01

勇利看著這以石磚堆砌成的高大建築,果然他們昨天走了相反方向,他嚥了一口口水,推開實心桃木門,他邁開步伐走進去

公會裡能讓冒險者將狩獵到的怪物製成餐點以換取金錢,裡頭擺放了木桌和木長椅,還有一個開放式的木製吧檯,櫃上擺滿形形色色的酒,但讓勇利不解的是不管男女老少大都穿著與維克托相像的吊帶襪,難道是這世界的流行?

"吶,維克托,為什麼大家都穿著吊帶襪啊?"
"因為這個世界大多數的居民都信奉維洽教,而維洽教就是在供奉我的,所以只要是信徒都會穿上吊帶襪喔,勇利要入教嗎?"
"不了,我還是保持原來的信仰就行"天啊,如果信徒們知道他們的神明是這麼不可靠的人,不知道做何感想?我看可能就要滅教了
"真可惜,本來還想說可以看見勇利穿吊帶襪的樣子"
"不不,這我就不敢恭維了"勇利連忙拒絕

"你們好,我是優子,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?"一道聲音從櫃檯傳來,是一位看起來與勇利年齡相當的女性
"我叫勝生勇利,他是維克托,我們想成為冒險者"
"那麼請把伸進去這裡,要檢測你們的能力才能知道你們適合的職業"她指著放在櫃檯上的青蛙
"快伸吧!"
"伸進去的時候會有一陣酥麻的快感喔!"
"這隻青蛙曾經把好幾個人吞進去喔"三個幾乎從同個模子刻出來的小女孩冒出來,勇利被她們的話嚇到臉色發白
"喂!妳們三個!"優子把她們狠狠的罵了一頓"放心吧,她們只是鬧著你玩的"她露出了笑容,試圖平復勇利的心情
"我看還是維克托先來吧"
"好啊"說完,他便把手伸進去青蛙的嘴裡
"好癢啊啊啊,勇利,能感受到青蛙在舔你的肌膚,這黏糊的感覺真的很棒!"青蛙將維克托的手吐出,整隻手沾滿了黃綠色的黏液
"勇利接下來該換你了喔"
勇利戰戰兢兢的把手伸進去,手顫抖得非常厲害,他閉上了雙眼,正如維克托所說, 將手放進青蛙裡之後,奇怪的不適應感便一波一波如浪潮般的襲來,青蛙的舌頭在手邊攪動,像是在感覺嘴中的物體是否為鮮甜的獵物一般,飢渴的搜索著,迅速的在手指、手掌之間亂竄,而舌頭上的黏液更是黏糊糊的,且帶有著一股噁心的溫熱感
"啊啊啊啊這感覺好噁心啊!整隻手變得黏糊糊的啊!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好!!"

就像過了一世紀的漫長,青蛙將勇利的手吐出,那種感覺,就彷彿身處於黏液地獄之中,永世不得翻身

"好了,你們的結果出來了,勇利雖然各項數值都與平均值差不多,但在體力方面特別突出,所以適合選擇進行近身攻擊的低等職業,至於維克托嘛,這...除了智力偏低,其他能力都大幅高於平均值,因此除了魔法師,其他高等職業都可以任意選擇"
"那我選擇大祭司吧,我喜歡在後方支援,還能看到勇利擊殺敵人的英姿,受傷的時候還能治癒他,怎麼想都真棒!"等等,這意圖這麼看都不詭啊!勝生勇利在內心想著
"欸....那我就選擇鬥士吧"
"好,既然兩位都已選擇好了職業,那我為你們介紹一下,這是你們的註冊卡,上頭紀錄你們的基本資料和討伐次數,若要學習技能,累積技能點後點選要學習的技能就可以囉"優子遞出兩張褐黃色的紙,繼續說下去
"那邊是任務牆,只要達成任務需求便可得到相應的獎勵,還能練等級,等級達到愈高,能力愈強,之後還能轉成高等職業,所以請努力多多接取任務吧,期待你們兩位在冒險上有亮眼的活躍表現!"

維克托是高等職業的大祭司,真是錯看他了,果然男神還是有用處的,那我的冒險之旅應該可以順利進行了吧

勇利現在只覺得當時的想法真是大錯特錯,這個男神完全沒用啊!

由於他們只是新手,所以只好選擇最低等的任務―討伐史來姆,史來姆橫行在大草原上,看起來就像巨無霸的果凍,介於液態跟固態之間,有著晶瑩剔透的繽紛糖果色澤,會分泌黏液保護自己,在遇到敵危險時還會伸出平時縮在身體裡的巨大觸手,將敵人吞進嘴裡

"勇利,這個感覺比剛剛的青蛙更好啊!現在是全身沾滿了黏液和口水,而且在進到嘴裡前還能被觸手纏住,我們以後就一直討伐他練等級吧!"沒錯,這個男神完全不感到懼怕,反而還陶醉在觸手和黏液,根本樂在其中
勇利雙腳顫抖,在經歷剛剛青蛙的摧殘後,他已經為黏液蒙上一層陰影了,他可不想全身都是黏液,而且這次還有觸手,光是想像那感覺他就快吐了
"維克...托,等等...我現在...在就立刻救...救你出來...."或許是腎上腺素發揮,勇利雙手舉劍,小步快跑到史萊姆面前,史來姆發現勇利便伸出觸手
"啊啊啊啊啊!不要過來啊!"勇利隨便揮舞手裡的劍,亂槍打鳥的把觸手砍斷了,被砍斷的地方噴出紫色的黏液到勇利的臉上
"啊啊啊啊啊啊!好噁心啊!"
"勇利加油!"
這種時候就不要說風涼話啊!勇利用袖子抹去黏液,再次舉起劍,面對這恐怖的噩夢,他不要再體會到黏液溫熱的感覺了
"啊啊啊啊!死吧!"他靈活的閃避觸手的攻擊,縱身一跳,漂亮的將史來姆擊斃了

原本應該是這樣才對,果然想像跟現實總是不一樣的,在他跳躍之後,整個人直接撲在史來姆上,現在他半個身體卡在史來姆半透明的身體裡,幾乎無法動彈,勇利瞄到卡在離他距離不遠的劍,用盡最大的力量,將手從黏液拔出,他好不容易終於勾到劍,高高將它舉起,陽光反射劍面形成一束束金黃的光芒
"這次真的死吧!"接著他將劍刺下,在鋒利的劍尖端碰到史來姆的瞬間,牠便立即融化瓦解,只剩地面上一攤攤的黏液
"哈...哈...我居然成功了......"他大口大口的喘氣,完全為剛剛自己的作為感到不可思議
"勇利剛剛真帥啊!該給什麼獎勵呢?"維克托全身黏糊糊的撲向勇利
"啊啊啊啊!維克托你離我遠一點啊!"勇利拔腿就跑,就像風一般迅速,對他而言,現在的維克托比剛剛的史來姆更恐怖
"欸?勇利別這麼無情嘛"維克托敞開雙手,試圖追上勇利,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

於是兩人就在草原上演你追我跑的情節

TBC.
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一直被屏蔽啊啊啊啊啊啊OAQ

[維勇]Reckless Adventures 01

ฅ♥ฅ半為美好的世界獻上祝福paro,其實也只有那麼一點XD
ฅ腦洞產物
ฅOOC有

我......在哪裡?

勝生勇利看著他正處於的一個奇異空間,在他面前有一個男人正一臉悠哉的看著他,勇利打量著他,他有著深邃的藍綠色雙眸,高挺的鼻子, 還有著一頭及腰的銀色長髮,就像一道閃爍的瀑布,他可說是相當俊美,只可惜了那岌岌可危的髮際線,儘管如此,勇利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美麗的人,目光被他完全的吸引住

"勝生勇利,我是掌管人類轉生的男神,維克托·尼基福羅夫,你已經死了,現在你將有兩個選擇,一個是前往天堂,過著安逸的生活,第二個則是轉生到異世界,討伐那世界的魔王"維克托撐著臉頰,交換了翹著二郎腿的腳,繼續悠悠說下去
"嘛,不過我個人建議是後者比較好喔,與其在天堂裡整天遊手好閒,最後整個人只剩一具空殼,還不如在異世界展開嶄新的一切,腳踏實地的過著生活,你不用擔心,為了幫助冒險者,我可以讓你帶一樣東西到那邊喔,不管是神聖的屠龍寶劍,還是高超的法力都行喔"

是嗎?原來我已經死了啊,想到這裡心裡不禁感到一陣悲傷,不過,在引領別人的時候可以添加這麼多主觀想法嗎?沒有看起來更可靠的男神嗎?吐嘈的想法瞬間占滿了整個腦袋,但是他說的也沒錯,比起無所事事,我更喜歡努力地向前邁進,而且轉生到異世界聽起來滿有趣的

"好,我決定了,我選擇轉生到異世界"那麼我該選擇什麼能力呢?我真的對這些事一竅不通啊
"如果猶豫不決的話,也可以選擇我喔"維克托對眼前的這個人充滿了興味
"欸?"好歹他也是個男神,在陌生的異世界裡,一開始就有人組隊應該會很有用的,畢竟團結力量大嘛
"好,我選擇你"他的語氣透出了堅決,毫無一絲猶豫
"那麼就......"維克托起身,緩緩筆直地朝勇利走去,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
"唔!"勇利瞪大雙眼,感覺到維克托的唇瓣正緊緊貼著他的雙唇,他的接吻技術極佳,就連第一次接吻的勇利在他的引領下,逐漸沉醉在這個吻中
"契約達成,從此刻開始我就是你的所有物了"
"欸?這個是......我的初吻啊啊啊啊啊啊啊!"

一道白光降下,兩人緩緩地升到空中,他們的冒險之旅,即將展開

"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―!"
勇利狠狠的摔到地面上,真不是個好開始,他看見一隻伸向他的手,並抓住它站了起來
"謝謝"他的目光對上維克托的清澈雙眼,那迷人的雙眸讓勇利想起方才的吻,臉上浮出淡淡的紅暈,他為了掩飾他的害臊,於是立刻將他的頭低下,這時他才看到維克托的服裝

開著深V的無袖短上衣,前短後長的剪裁在後擺形成了披風,隨風飄揚,他的肩上各有一塊肩飾,其中一邊掛著兩串細珠,不對稱的設計讓整體看起來頗為俏皮,短上衣接著黑色網狀紗,使腹部的肌肉線條若隱若現,下身穿著貼身短褲,兩旁開了一整排的小洞,不僅如此,他修長的雙腿穿著黑色吊帶襪配上黑色長靴,這身服裝感覺全世界只有他能駕馭,整個人看起來性感誘人極了

這個男神根本可以轉行去當魅魔了,勇利發現他盯著維克托已有一段時間,他覺得他再看下去鼻血就要噴發了,他原想立即將目光移開,但他身體卻不聽大腦的指令,怎樣都無法將頭撇過,整個人就像被石化一樣,陷入這銀髮男神的魅力之中

"勇利,怎麼了嗎?我的衣服有什麼問題嗎?"一個充滿磁性的嗓音將勇利拉回現實,他旋即回神過來
"No No Everything OK 非常適合你......"
"真的嗎?能聽到勇利的讚美真是太好了!"他的喜悅全寫在臉上,嘴巴成了愛心型
"倒是勇利你需要去找件更像樣的衣服,這件土到不行的衣服可以拿去燒了喔"
"欸?我覺得這樣很好啊,"說完,他慢慢環顧四周,仔細觀察這小鎮

溫暖的陽光照耀,微風徐徐吹過,放眼望去四周都是小平房,這裡的科技似乎還停留在中世紀,潺潺溪水裡像是有一粒粒鑽石,在陽光的折射下閃閃發光,綠茵的草地點綴著繽紛的野花,飄散著芬芳的清香,吸引許多翩翩飛舞的蝴蝶,在更遠處圍繞著翠綠色的小山丘,綠意盎然,充滿生機,完全看不出有魔王摧殘的痕跡

"吶,維克托,這裡真的有魔王嗎?"
"當然,魔王到處放出魔物摧毀城鎮、消滅人類,想要討伐他的冒險者不計其數,但是他們再也沒有回來過了,不過嘛魔王目前也沒有心思來摧毀這個全是新手的起始之鎮,可以放心的練等級喔"
"那我們現在該去哪裡?"
"嗯...應該去冒險者公會吧,其實我也不怎麼確定呢"
"欸?你也不確定?"天啊,我不會做了錯誤的選擇了吧,他真的會對我有幫助嗎?
"總之就跟我走吧!"

夕陽西下,落日的彩霞渲染整片天空,這裡一點紅,那裡一點黃,雲彩的妝點讓天際富有色彩,可惜他們沒有閒情逸致欣賞這餘暉,這兩人已不知道走了多久
"吶,維克托,公會到底在哪裡?還有我們是不是走過這條路了?"
"還是在另一個方向啊?"
"欸?不會吧?"
"既然天色已經要暗了,那我們就找地方過夜吧"

他們找到一個看起來廢棄已久的馬廄,兩人一起睡在乾草上
"勇利!一起睡吧!作為同隊的伙伴我有很多事情需要了解呢"
"啊啊!維克托你不要抱著我啊!我快不能呼吸了!"

這實在是有點悲慘,勇利覺得自己怎麼會淪落到這種地步,原本應該是個充滿幻想的異世界,卻什麼事都沒做一天就結束了,他後悔自己帶著這個中看不中用的男神,簡直是掛名的男神,他已預見將來會十分艱鉅,看來他的冒險之旅會很漫長呢

TBC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後記:

我:覺得如何?
朋友:是不錯,可是我想聽勇利的死因
我:你幫我想一個
朋友:溜冰撞到牆流鼻血然後失血過多(?
我:( ´•௰• ` )

[奧尤] Intoxicated

ฅ♥ฅ尤里生日短文
ฅ奧尤同居設定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尤里一個人躺在沙發上,凝視著純白的天花板,他每過一小段時間就會查看手機,深怕錯過任何訊息,寂靜充滿整個房間,只有時鐘滴答滴答的走動,無情地宣示時間的流逝,更襯托了他的寂寞

無新通知

看著螢幕顯示的那幾個冰冷的文字,他坐起來,抱起正舒服地躺在地上的貓

"我今天晚上會早點回來"他這麼說

騙子,明明今天是我的生日,他順了順愛貓的毛,一個人生著悶氣,雖然世錦賽快到了,每個選手都加長練習時間,但是他至少也可以打通電話,哪怕是一則短信也好

咕嚕嚕ーー肚子的叫聲劃破了死寂的夜晚

生氣也是會餓的,他沒吃晚餐,就為了與奧塔別克共度一段美好時光,現在全泡湯了,他決定起身到廚房覓食,冰箱裡只有幾瓶酒,奧塔別克不准他喝酒,怕他傷了還在成長的身體。哼!你說不能那我偏要喝!

第一瓶,他一口氣喝完
第二瓶,他小口啜飲著
第三瓶,他似乎有點感到微醺了,不,還早還早呢

吼ーー尤里的老虎手機鈴聲響起,是奧塔別克打來的,鈴聲逐漸增強,像是要主人立刻把電話接起

吵死了!尤里把手機丟出去,又灌下更多酒

奧塔別克回到家後,看著凌亂的桌面,丟在地上的手機,還有坐在沙發上滿臉通紅的尤里,他似乎還沒發現奧塔別克

"別喝了,對你身體不好,你明天會宿醉影響練習的"奧塔別克皺了眉頭,把尤里手上喝到一半的酒拿走
"少囉唆!把它還給我!我還沒喝夠!"
"對不起,我回來晚了"奧塔別克輕柔的跨坐到尤里身後,從背後環抱著他,想要馴服這隻憤怒又醉醺醺的貓咪
"今天練習量比預期來的多,幾乎沒有時間休息,沒聯繫你真是抱歉"
沉默了半晌,尤里才開口說道
"我一定會拿到世錦賽金牌的,因為我有了全新的Agape,所以奧塔別克·阿爾京,你最好把犧牲掉我生日拿來練習的成果拿出來,讓我在冰場上感到威脅,否則我不原諒你!"

全新的Agape是嗎?難怪他最近的短節目越來越精湛了,與大獎賽時的愛截然不同,最近能在短曲看到無私奉獻的愛,更能打動人心,不是對於親情的愛,這冰上的妖精確實愛上了一個人,看來要超越他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呢

"喂!奧塔別克,你到底要抱我抱到什麼時候!"
"不喜歡嗎?"
"我更喜歡這樣"
尤里猛然回頭,吻上奧塔別克,或許是酒精的作用,今天的吻更有侵略性,尤里吸吮著奧塔別克的鎖骨,在那裡留下吻痕

奧塔別克思考著乾脆把禁酒令廢除"不,一定要忍耐啊"他一直這樣告訴自己
"奧塔別克,我的生日餡餅呢?我肚子餓了"
"你要多少我都會做給你吃,我的壽星,生日快樂"奧塔別克微微一笑,在尤里的額頭上落下一吻

誰叫你也是我的Agape呢?

"還有我要你答應我,接下來的時間都是我的"
"我保證"

The End

Happy Birthday to Yuri Plisetsky!

淺談Yuri On Ice這首曲子

ฅ♥ฅ因為最近在練這首鋼琴曲(超難QAQQ,又剛好在重刷YOI,所以反覆聽了這首曲子很多次,以下純屬我的想法,完完全全的不專業,只是想抒發我從這首曲子感受到的意境,被打臉我才不管呢(ง ´͈౪`͈)ว(喂

好,回到正題

在原作有提到,這首曲子代表著勇利的溜冰競技生涯。在一開始,音聽起來濁濁的,勇利一人孤軍奮戰,而他陷入了低潮,十分迷惘低落。

接著,出現了轉折,清澈嘹亮的音,也就是他溜冰進行第一次跳躍的地方,或許是代表著他躍出了迷惘,他的生涯出現了轉捩點,音多添加了一些色彩,變得更豐富。

如果說,鋼琴代表的是勇利,那小提琴代表的就是維克托。

小提琴在出現後,鋼琴的樂音愈來愈明亮,小提琴以伴奏的方式,把鋼琴推至高潮,也就是說,勇利在維克托的幫助下,他漸漸知曉了愛,更加堅強,達到了他人生的高峰。另一方面,小提琴從原本的一絲聲音,後來逐漸增強,幾乎快與鋼琴站上同樣的位置,維克托從勇利那得到了兩個L----Love&Life,兩人同樣感受到對方的愛,燦爛了彼此的人生。

鋼琴與小提琴兩者可說是密不可分,少了小提琴,琴聲再次微弱,打亂了原本的旋律,少了維克托,勇利又變得低弱,但是,跟最前面的低潮時期不一樣,這次比較像是在沉思,思考著他與維克托,然而他找到了答案,曲子點綴著清脆,他靠著自己的力量,琴聲漸漸地更為強烈,小提琴再次出現,樂音壯大,兩人互相引領對方,成為指引對方未來道路的明燈,達到了巔峰,在冰場上閃耀。

在曲子的最後,旋律又回到了一開始,只是,這次多了小提琴的聲音,勇利不再是一個人,他與維克托的故事才正要開始

那屬於他們的璀璨。

我認為,這首曲子名叫Yuri On Ice的原因,是因為這首曲子就是原作的濃縮精華,所有關於他們的一切,他們的成長,我都可以在這首曲子裡聽到,每聽一次,又可能有了全新的體悟。

在我心中,這真的是一首神曲啊啊啊(๑´ㅂ`๑)♡*.+不管是單聽曲子,還是看著動畫的自由滑,兩者都是極大的享受,舞步與曲子搭得恰到好處,我尤其最喜歡ending pose,一手摸著心,另一手伸向維克托,彷彿在邀請他一起參與他生涯的下一個愛的故事,而維克托想必會緊緊握住勇利的手吧。

我還是第一次從歌裡體會到了故事性,每次聽完都因它而感動,Yuri On Ice這首曲子真的做得十分精采,回味無窮。

感謝你看完我這不專業的分析,要將意境轉成文字真是困難(癱死

[奧尤] 巧克力的災難

ฅ情人節甜短文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廚房傳出了一陣乒乒乓乓的嘈雜,劃破這寧靜悠閒的早晨,坐在客廳的奧塔別克趕緊去查看自家戀人的情況。

"尤拉奇卡,你在幹嘛?"看到自家戀人穿著圍裙,正感到可愛時,他看到了廚房的慘狀。
天啊,廚房真是一片狼藉
"沒...沒什麼,你趕快出去!"尤里臉上浮起了兩朵淡淡紅雲
"這些是情人節巧克力?"奧塔別克瞥到放在桌上的碗裝著已經融化的巧克力糊
"才不是咧,我只是突然想吃巧克力而已"對於自家戀人的個性,奧塔別克是再清楚不過了,想吃巧克力還需要費時間融化?

尤里的手指伸進去碗裡挖了一坨起來,正要試巧克力的味道,奧塔別克突然起了惡作劇的念頭,旋即抓住他的手,把尤里的手指確實的舔吮了一遍
"多謝款待"他抿抿嘴,舌頭滿足的舔了一圈
"呀....呀你在幹嘛!"尤里就像隻炸毛的小貓,緋紅渲染上他的雙頰
即便自家戀人的表情多麼可愛,但從嘴裡散發出的味道實在是有點微妙,覆蓋他原有的表情,讓他眉頭緊鎖
"真的那麼難吃嗎?"見奧塔別克的滿足被皺眉取代,尤里也趕緊試著嚐了一口
"呸!這是什麼東西!真是有夠難吃!"那種嫌惡但又藏不住失落的表情,看起來真是誘人呢
"尤里你的嘴上沾了巧克力喔"
"欸?在哪......"
奧塔別克吻上尤里,把嘴上的巧克力舔掉,他的舌頭伸進尤里的嘴巴,手在背上游移,尤里回應奧塔別克的吻,勾著他的脖子,貪婪地輕咬他的唇瓣,試著尋求更多
"哈......哈..."
尤里的舉動勾起了奧塔別克的慾火,他輕吻著尤里,從脖子一路到鎖骨
"尤拉奇卡,我愛你"他用最性感的聲調在尤里的耳邊細語

尤里感受到一陣酥麻,他還想要更多

"情人節快樂"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晚上,尤里端出了一盤皮羅什基
"快來吃吧,我特地調了新內餡喔"
奧塔別克毫無戒心的咬下一口,便立即露出難受的表情
"這個是......"
"沒錯!是我精心製作的巧克力皮羅什基,要把這盤全部吃完喔,情人節快樂"
隔天。 奧塔別克的胃宣告陣亡。( ´•௰• ` )

The End

同學在日本街頭看到的扭蛋機
yoi太偉大了(๑´ㅂ`๑)♡*.+
來放大一下好了ฅ('∀'ฅ)♪

欸?等等ฅ(๑⊙д⊙๑)ฅ!!
我看到了什麼?

他們是裸的( ゚д゚ )
是裸的(๑′ฅฅ‵๑)ニャハ💕
是裸的啊啊啊啊━━━(゚∀゚≡(゚∀゚≡゚∀゚)≡゚∀゚)━━━━!!♡*.+゜

這體位真特別wwwwwwwwwwww
(乾你別#           
可惡我同學沒扭它QAQ
同學表示:可惡我沒看到rr
其實我對右上角的yoi女僕裝也滿有興趣的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