凍妲

深陷赤安沼(♡´ ³`)♡♡♡
頹廢廢物一枚

文筆掉進黑洞裡 ← 超、級、雷
非常的低產

感謝愛心和關注ε=ヽ(♡´∀`)ノ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tontakko

[赤安] Like a Fool

※短打試個水溫
※同居日常
※笨蛋赤井注意
※遲到的愚人節快樂w

「零,我想我可能得了絕症了」赤井坐在客廳悠哉的擦拭著瞄準鏡,一本正經的說出
「哈?」降谷聽到這話差點讓刀子切到自己的手指,在說什麼啊?明明昨晚還那麼精力旺盛的不是嗎?
「咳...咳...零......救...我...咳咳」降谷轉過頭瞥了一眼赤井,之後又繼續煮味噌湯
「不準亂玩食物!還有如果你不把地上的蕃茄醬清乾淨就不准吃午餐!」
「沒被騙到嗎.......」赤井嘴上雖這麼說,但不論是語氣還是表情都毫無一絲失望,反而嘴角微微上揚,緩緩的走到廚房,繞到降谷身後準備環抱他
「你把我當幾歲了?FBI,這是連三歲小孩都知道的把戲」降谷彷彿背後長了眼睛一般,早就預測到了赤井的舉動,他把手中的湯勺向後揮,阻擋了赤井,湯勺正好停在赤井的鼻頭前2公分處
「好了,來吃飯吧」

「零,這些食物應該沒有加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吧?」赤井仔細盯著桌上那豐盛的菜餚,試圖找出端倪,畢竟他可不想在接下來的休假日都跟廁所親熱
「你以為我會使用這三百年前的花招嗎?我可不是你啊,FBI」降谷喝了一口味噌湯,向赤井投射出輕蔑的眼光,伸手夾了一塊馬鈴薯送進嘴裡,津津有味的吃著,以行動證明食物的安全
「但是啊,我剛剛說的可是真的,我得到了一個名為零缺乏症候群的重病,只要一天沒有見到零,我就會全身不舒服;只要一天沒有抱到零,我就會上吐下瀉;只要一天沒有親到零,我的身體器官就會開始衰竭,之後我會因為這個病死去」
「給我專心吃飯!」降谷臉上浮出淡淡紅暈,他又夾了一塊馬鈴薯放入口中
「遵命」對於自家戀人害羞的表情,赤井覺得真是再可愛不過了,所以總是照三餐的調弄降谷,有時過頭還會換來一顆拳頭,不過很值得

「赤井,我有件事要跟你說...」午飯吃到一半,降谷突然放下碗筷,若有所思的凝視赤井
「嗯?」赤井扒了一口飯,送進口中,當他抬起頭看向降谷,手中的筷子掉到地上,他幾乎不曾見到降谷這麼扭捏的樣子,發覺事情不對勁,咀嚼的速度也跟著變慢
「其實我......」降谷欲言又止,似乎在猶豫該如何措辭,之後他從身後拿出一根長條物,上面還有兩條紅槓
「咳...你......」赤井看到降谷手上拿的驗孕棒,差點就把嘴裡的食物全噴到自家戀人臉上
「去做產檢了嗎?有哪裡不舒服嗎?幾個月了?」赤井將腦中想到的事直接一股腦兒的問著降谷,完全不加思索,問題有如連環炮劈歷啪啦的接連不斷

突然他靜默下來,認真打量著降谷,面部表情跟平常比起來只有細微的變化,一般人是察覺不出的,但是降谷總是能看出赤井心中真正的想法, 他極力想掩飾自己的情緒
「我會對你負責的」赤井沉默了半晌,最終給了降谷這個答案,橄欖綠的雙眸透出了堅毅,看來他是當真了
「噗嗤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這是什麼回答啊?」降谷從剛剛就一直在憋笑,看著赤井認真的思考答案,都快憋出內傷了,結果答案居然是連續劇老套到不能再老套的臺詞,這下讓降谷笑到快岔氣,久久無法停下
「我說你啊,你是傻了嗎?堂堂一個FBI王牌先生怎麼會上這種當呢?」降谷在笑聲中努力擠出這段話來
「那還真是要怪某人呢,因為我還真是無可救藥的愛上你了,就像個傻子一樣」赤井饒富興味的勾起了嘴角
「你...」降谷的臉頰染上了緋紅,可惡,居然被他反將一軍,虧這傢伙還真是完全不害臊呢,雖然有點不服氣,但心頭的溫暖化開,蔓延到全身
「唉,看來我明年得要想更好的惡作劇呢 」
「喔?我可是很期待呢」

他們兩人都漾起了笑容,這頓飯滿溢著幸福

後記:

其實我原本想發假連結騙大家上車,但後來考慮到我的生命安全,於是就打消念頭了(汗,希望大家看這篇看得開心,笨蛋情侶今日依舊照常發揮,赤安兩人不管怎樣都超可愛的(〃⊃ω⊂〃),所以今後也會寫出滿滿的甜膩赤安,就請大家多多指教了!m(__)m
嘛雖然愚人節已經過了,但是因為我有點忙也太懶惰(? 所以拖了滿久的,但還是愚人節快樂ヾ(*´∀`*)ノ

題外話:其實我想看琴酒愚人節被砸派_(:3 」∠)_

评论(1)

热度(22)